“反串黑”?100万美国网民请愿美国使用这面新国旗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日期:2020-06-29

自推倒众多名人雕像、质疑美国国歌的合法性之后,不少美国网民又开始拿美国国旗“开涮”了。近日,一个名为“更换美国国旗”的联署活动,在美国著名请愿征集网站上,得到了100多万网民的响应。

所谓“美国国旗修改稿”资料图,图源:推特

近日,在美国著名请愿征集网站“Change.org”上,有人发布了一则“呼吁更换美国国旗和国歌”的倡议。

这份倡议的内容,可谓写得煞有介事、义愤填膺。倡议开头,作者激情澎湃地说:“我们青少年是美国的未来,理应提出我们的国旗设计方案”。随后,作者批评原来的美国星条旗“不仅难看,而且寓意非常不好”。

倡议发起者称,为了响应“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新设计的“国旗”里,原国旗左上角的蓝色及五角星图案,被替换成“代表黑人”的黑色,图案改为一个叫“曼尼”的卡通人物,红白相间条纹则改为了“黄白条纹”。

设计稿称,这个叫“曼尼”的形象,象征着美国“正义、团结、无所畏惧”的新时代亲少年,而黄白条纹,寓意快乐、积极向上和充满智慧。

图片截取自“Change.org”

另外,既然有了“新国旗”,那原来的美国国歌《星条旗》就名不副实了。作者建议,应当按“新国旗”的配色,选用黑人流行歌手维兹·卡利法的作品《黑与黄》作为新一代“国歌”。

截至发稿前,这个倡议已经收集了100万网民的支持。据页面显示,该请愿的目标人数是150万。

这次“修改国歌国旗”并非空穴来风。6月19日,美国国歌《星条旗》的词作者弗朗西斯在旧金山的雕像,被抗议者推倒。24日,雅虎音乐编辑林赛·帕克在一篇专栏文章中称,美国国歌《星条旗》带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可能是时候把它换掉了”。

抗议者认为弗朗西斯曾拥护奴隶制,他写的国歌歌词里,那句“那些无处藏身的奴隶、佣兵,将难逃失败和死亡”,是在“歧视奴隶”,带有殖民色彩。

图源:福克斯新闻第8频道

因此,是否要因为弗朗西斯生前的行为,以及这句争议歌词而更换国歌、国旗,成了美国社交网络上的一个热门话题。

不过,笔者采访了几位来自美国的朋友,上述那个给出“国旗草图”的倡议,很有可能是一个“反串黑”。

“国旗”里那个名叫“曼尼”的卡通形象,出自美国2004年发行的漫画《坏小孩日记》(Diary of a Wimpy Kid)。书中,曼尼是一个自私、脾气暴躁的“熊孩子”,曾因为和家人争吵打开煤气阀,差点将房子点着。

因此,在美国亚文化里,“曼尼”也常被用于指代不负责任、任性而为的“巨婴”。这恰恰是许多美国保守派对当前反歧视抗议者的评价。

笔者不知道联署支持更换国旗国歌的这100万人,有多少人知道“曼尼”的寓意,也无法考证他们参加联署的动机,是不是为了嘲讽美国当前的抗议者,但从许多美国网民在社交网络的发言看,这个倡议还是颇有热度的。

有人称:“换一面新国旗,就是朝正确方向迈进”。

更普遍的玩法,则是故意把美国国旗和这个“曼尼国旗”放一起,装模作样地嘲讽星条旗,寻章摘句去夸“曼尼国旗”。

不过,也有人对这次“换国旗狂欢”表达了不满,这个网友称“你们宁可参与‘用曼尼旗当国旗’这种无聊提案,也不去真正帮助有需要的人,我可去你们的吧!”

由于这些网友的发言太“一本正经”,搞得路人都不知道这是他们真实的想法,还是单纯在开玩笑。

在笔者看来,这种奇怪的状态,也是美国部分抗议者心态的写照。随着抗议的蔓延和扩大化,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支持什么、反对什么,他们唯一想做的,就是在从众狂欢和寻找新话题的路上疲于奔命。

延伸阅读:

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超1000万,福奇警告:美国的问题非常严重

北京时间6月28日下午,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过1000万。其中,美国的确诊数超过1/4,达251万。

图源: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据BBC报道,25、26日两天,美国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保持4万例以上的高位。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就在此时,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给出严厉警告:美国面临着一个“严重的问题”,16个州都受到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激增的困扰。

在两个月以来的第一次白宫工作小组简报会上,福奇博士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在某些领域正面临着严重的问题。目前确诊病例的上升是由于各地区开放得有点太早,开放时间合理但实际上并未有序地遵循步骤,公民也没有遵循指导。”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卫生官员们正在就所谓的“样本池检测”进行激烈讨论。该方案即通过从多人中抽取样本一同进行检测,官员们可以用更少的资源检测更多的人,感染的人可以更快地被发现和隔离。

此前特朗普口头语是:“病例之所以出现上升,只是因为检测增加了。”这一方法似乎是卫生官员在总统多次表态“不会增加检测力度”的施压下做出的折中方案。

对于这一方案,福奇说道:“你可以做出所有想做的图表,但有些东西是行不通的。我们需要做的是发现感染者在社会中的渗透,而唯一方法就是广撒网做检测。”

6月23日安东尼•福奇出席众议院委员会听证会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日益严重的危机迫使福奇正在重新考虑抗击传染病的传统方案——识别、隔离和接触追踪,测试其是否对新型冠状病毒也能奏效。

整个疫情期间,福奇和其他官员都强调,这种三管齐下的方法是遏制病毒、让美国人恢复正常生活的关键。然而特朗普能否摒弃偏见,倡导这种“在中国取得显著效果”的防疫方案仍然存疑。

相较于卫生官员们的殚精竭虑,在大选和抗议等活动中焦头烂额的特朗普却选择了逃避。据《卫报》报道,6月27日特朗普访问了自己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私人高尔夫球场。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是否真的打了一轮高尔夫球,但一名摄影师拍下了总统身穿白色polo衫、头戴红色帽子的照片,这正是他打高尔夫时常见的装束。

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斯特林的球场打高尔夫球 (图片来源:《卫报》)

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 “两级”,美国的总统和民众对待疫情的态度也恰好解释了美国疫情肆虐难控制的主要原因。无论哪一方案最终得到执行,若这“两级”只作壁上观,把防控当做“政治噱头”,美国的疫情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来源:综合环球时报 长安街知事

流程编辑:tf019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